“后掐尖”时代什么是好学校

2019-06-18 21:13 “后掐尖”时代什么是好学校已关闭评论

什么是好教育?什么是好校园?
这不仅是教育专家考虑的问题,也是很多家长在考虑的问题。
在几年前,这个问题好像很好答复:升学率越高的校园便是越好的校园。在这种观念下,好校园想尽办法寻找好学生,家长想尽办法把孩子送入好校园,所以一个教育怪圈形成了,家长择校——校园掐尖——校园之间不均衡——家长更强的择校愿望……
这个怪圈带来的是负担过重的孩子、焦虑过度的家长和异化了的教育。
现在,跟着教育变革的不断深入,这个怪圈正在开裂,开裂的关键点就在阻断校园掐尖这一环节,小学直升初中、九年一贯制、集团化办学……好校园不再是好学生的“收割机”,越来越多的孩子在家门口就能上好校园。
应该说,咱们的教育已经进入了“后掐尖”时代,那么现在仍是那个问题,当校园不再“掐尖”了,好校园的标准有没有改动?什么样的校园能称为好校园、什么样的教育才是好的教育?
近日,在北京市东城区委教工委、东城区教委举行的北京市榜首七一中学陈爱玉校长办学实践研讨会上,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采访了陈爱玉及专家和教师,试图探寻这个问题的答案。
教育的根本目的不是筛选而是成长
在“掐尖”最为疯狂的那些年,有人曾经这样点评所谓的好校园,“勺子长铲子短”。
北京市教委副主任李奕多次指出,北京市当前进行的变革,便是要校园更加重视自己“加工”学生的才干而不是怎么“捞”学生的才干,也便是不能再当长“勺子”,而是要当好“铲子”。
那么怎么才干当好这把“铲子”呢?
“‘掐尖’时代逐步远去。相对应的是学生状况千差万别,基础和才干良莠不齐。面对这样的实际,咱们的做法是‘有层次、无筛选’。”陈爱玉说,所谓的良莠不齐,无非便是学生基础和才干的不同,可是这些是能够改动的。
能够把陈爱玉所说的“有层次、无筛选”分为两个部分来解读。榜首是“有层次”,也便是咱们常常说的因材施教。
“校园有‘三优’方针,便是要让‘优秀生更优’‘一般生成优’‘潜质生向优’。”陈爱玉说。
据了解,学生入学后会承受一个微观调研,校园要对每个学生的家庭状况、特长喜好、学习态度、学习成果等有个大致的了解。
有了了解,有了培养方针,体现在详细教学中的学案课案便是不同数量的“星”题。关于那些课上或许会“吃不饱、喝不足”的优秀学生,校园供给五星、四星题让他们做。而大多数学生只需掌握三星的题目,到达“应知应会”。当然,假如想“跳一跳”,四星五星的题便是现成的“挂得更高的果子”。
而对那些没有形成杰出学习习气的学生,每个班都会把他们编作一个小组,由专门的任课教师教导,重视他们在整个学习中的体现,出现问题及时跟班主任教师进行沟通,班主任教师也会及时与学生的家长进行沟通,这样构架起一个家长校园学生教师互相之间和谐沟通的途径,协助学生向优改动。
而现在的校园还有个特别群体,比方家庭离婚学生等,在这里会为他们建立心思档案册,对他们学习日子进行密切重视。“有一个初三学生,父母常常闹矛盾,闹到剧烈的时分谁都不论孩子,放了学没地方去。”陈爱玉说,“这样的孩子便是咱们一七一的孩子。班主任是一向将他带在身边的。”
第二个部分是“无筛选”。
变革之前,校园的荣誉感来自哪里?“是升入北大、清华的人数”。那么这些校园的一般做法是这样的:为了确保有20人考上北大或者清华,会发动50人去报考。
当校园的眼睛都盯着顶尖的那几个学生,其他人都成了“陪绑”的,教育约等于筛选。
关于“有层次、无筛选”,国家总督学参谋陶西平这样解读,“是不是把一个孩子教好了,首要看是不是让这个孩子比本来变得更好了”。
课程森林引领学生完结愿望
“要完结‘有层次、无筛选’除了有全体教职员工在观念上的认同外,还要有操作的‘路径’和‘施工图’。”陈爱玉说。
一七一中学把自己的课程体系称为“森林课程”,其间,国家课程是“主食和主菜”,校本课程是“配菜和甜点”。
“最难的应该便是课程内容的研发。”陈爱玉说,现在的课程体系集中了全校各学科教师一同的智慧和力气,在国家课程校本化基础上,又持续开发有特征的校本课程体系,“把本来的常态美术课变换成16门美术模块课程,把一门传统的音乐课,变化成20多门音乐模块课程……”以科学、体育、艺术为内容的校本“课程森林”为学生搭建40多门课程的选课平台,力图让每个学生都有挑选性学习的时机。现在一七一中学的学生在校园每人至少能学会4门艺术、2门体育、1门科技。“终究完结各选所爱、各研所长、各成其才。”陈爱玉说。
这样的教育对教师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一个美术教师在其他校园能够依照惯例墨守成规地上课,可是在一七一中学他或许教的是“科学与绘画”,也或许教的是“创意与绘画”,还或许教的是“动漫课程”。
虽然辛苦,可是却给教师供给了更高、更大的舞台。
一七一中学高中政治教师李昂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金融系,由于对哲学、经济学等有必定的研讨,依托校园的森林课程体系,李昂教师又开设了几门课程:“在PPE课程上,我教学中西哲学史、宏微观经济学。在人文讲座中,我带领学生阅读经典原著,剖析真善美。作为翱翔计划教师,我辅导学生完结学术论文写作,经过专家辩论。”
李昂在上哲学课的时分发现一个理科生对这门课十分感兴趣,所以,便带着这名学生一同读哲学史。
有支付就有报答。
一天,这名学生拿着一本翻烂了的康德的《纯粹理性批判》问李昂:怎么从亚里士多德的逻辑范畴表推出康德先验知性论的范畴表?李昂见时机成熟便告知他:只要顶尖的综合性大学才开设哲学专业。努力吧!
终究,这名学生也考入了人大。毕业时他送给教师一句话:“无论往后学习了多么高深的知识,我永久记得,那个引领我走进哲学世界大门的人,叫李昂!”
跨界交融:把虚的教育做“实”
课程变革、高效课堂、给学生个性化的挑选……但在应试观念根深蒂固的今日,很多家长乃至一些教师和校长都会认为本质教育是“虚”的:“什么本质不本质的,高分才是‘王道’。”
“从刚刚完毕的高考看,考试已经在交融了。”陶西平说,有人恶作剧:本年的高考上海考音乐,北京考美术,全国卷考劳动。假如你不明白艺术就写欠好作文。这其实在告知咱们,“不能把教育方针和教育工作弄混了,有校园往往把德育变成德育工作,体育变成体育工作,割裂开来了。咱们要重视教学变革中的跨界交融。”
“咱们的实践恰恰证明,本质好——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才干不怕考。”陈爱玉指出,校园的中高考成果与体育、科技、艺术成绩一样一路领先。
“完结跨界交融,便是要把工作做实。”陈爱玉说,现在,北京优质的教育资源那么丰厚,各个校园的家长、学生有权利享受这种安闲,也只要安闲的心灵才会孕化出新的发明。
既要立德树人,也要学生们心里安闲丰盈、充溢发明力,怎么才干做到?
“这考验的是校园和教师的政治素质。”李奕说,这个素质不是简单地贴标签,而是要详细到教育教学进程傍边,体现到教师所选用的情形、选用的资料和选用的战略傍边。“比方社会上的负面新闻,教师们照样能够讲雾霾、讲疫苗事件、讲咱们社会上的那些痼疾顽症,可是教师要有价值判断的素质,要经过自己的消化、自己的情感表达,让孩子了解和知道自己的职责,而不是躲避和否定,为他们建立正确的价值观。”李奕说。
90后教师李昂有一个坚决的信念:今日,咱们不负学生,20年后他们就会不负咱们的国家和民族。

版权声明:本文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谢谢支持!
转载请注明:“后掐尖”时代什么是好学校 | 励志文章,励志名言,励志故事,搞笑段子,最新网络流行语
分类:实时资讯 标签: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