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愿做父亲一辈子的理发师

2019-05-08 20:59 我愿做父亲一辈子的理发师已关闭评论

  我有一把电动推子,一直在老家放着,忘了是哪一年买的了,但至少得有18年以上的年头了吧。因为在乡村住的时间长,不习惯城里的日子,所以父母一直在老家住。我平常在外作业比较忙,作业日一般没有时间回老家,但每个周六常回家看看。前次回家,父亲说要理发,作为一名非专业的理发师,我又一次给父亲理了发。83岁的父亲,头发虽已斑白,但仍是很浓密。
  父亲一生不易。他的母亲40多岁就因病去世,他那慈祥的奶奶给他以母亲般的心爱,让他至今难以忘怀。父亲喜欢读书。1956年临清中学毕业,1959年聊城师范校园毕业,作业一年后,又在聊城师专进修一年。他的三张毕业证,今天依然保存无缺。可惜的是,参加作业后适逢三年自然灾祸,没有多少学生上学,校园处于停办状况,再加上其他原因,父亲离开了校园,甚至为日子所迫,远走东北。从此,父亲失去了公办教师的身份,成为一名农人,至今未变。
  父亲年轻上学时身体还不错,后来在不到40岁的时候得了过敏性哮喘,从此不能干农活。在生产队时期,家里人口多,劳力少,挣不多少工分,一年到头分的粮食很少,家庭很是困难,当然没有钱治病买药。那时候的父亲,曾经有几次差点踏上黄泉路。形象最深的是,村里有一个人,多少懂点针灸,父亲犯病,请他扎针,成果扎到肺上,气窜满胸腔。幸而及时送到县医院,否则人就没了。现在在他的胸部,还留有四个伤疤,那是其时做手术放气留下的。
  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实行后,家里日子衣食无忧,但因病致贫状况好多年才有所好转。这些年来,父亲吃药无数,除了哮喘,一些老年人常有的病症也随之而来。在家里闲谈时,我和他开玩笑说,我在城里去药店比去超市的次数多许多,这些年来买的药估计得用缸来量了。好在日子越来越好,步入老年,靠着药物的保持,父亲身体比较稳定。在村里,父亲成为“药罐子熬过柏木筲”的典型比如。村里与父亲年纪差不多的兄弟爷们,有许多人曾经比他身体健壮,却早早没有了,没有超过80岁,没有赶上好日子。
  父亲的长寿,得益于好的日子,得益于药物,得益于他自己的精气神,还得益于亲人们的悉心照料。特别是我的老母亲,尽管比父亲还大三岁,但耳不聋眼不花,声音洪亮,精神头十足,里里外外得家务可以照料。父亲可以走到今天,母亲支付最多。还有我的姐姐、姐夫、妹妹、妹夫们,这些年来对父亲也是照料许多。
  祝福老父亲健康长寿,我愿做他永久的理发师.。

版权声明:本文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谢谢支持!
转载请注明:我愿做父亲一辈子的理发师 | 励志文章,励志名言,励志故事,搞笑段子,最新网络流行语
分类:励志文章 标签:

评论已关闭!